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健身房里的臭脚
健身房里的臭脚

健身房里的臭脚

学校的健身房第一层是器械,第二层是武术训练的地方,我到的时候她正在和她的两个闺蜜进行训练,她的功夫很好,一寄鞭腿就把40多公斤的沙袋踢的飞起,她的两个闺蜜也不差,她们都在踢沙袋。和普通练武的人不同,她们没有光着脚,而是穿着一种白色的胶鞋

  这种白色的胶鞋,80- 90后小时候的应该都穿过,非常柔软,耐穿,但是唔脚,不透气,特别是剧烈运动后,袜子的味道非常大,看到他们穿这种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结果

  就在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白色的胶鞋的时候,她们也注意到我了。「小婷,这就是咱们今天的玩具?」原来那个女生叫小婷,我居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,「是啊。」小婷笑着说,「看你一直盯着我们的鞋子看,是不是很喜欢啊,那就不要站在那里,过来尝尝吧。」我立刻走了过去,迫不及待的想去试试,就在我靠近她们的时候,忽然有个人狠狠的从后面用她的白胶鞋踢了我的膝盖,我便应声倒在了练功房的垫子上,然后那人迅速的骑在我身上,把我的双臂背到后背捆了起来,这样一来我就无法使用手了。

  「我看你一直都盯着我的鞋,你是不是很喜欢啊,喜欢就来尝尝吧」,说着就吧她的那双白胶鞋脱了下来,还有她那双深绿色的臭袜,她把袜子塞进了鞋里,然后把我的脑袋按住,按进了她塞着袜子的鞋里,胶鞋里的热气,她脚上散发出的汗臭还有袜子的恶臭扑面而来,面对这3突然来到的重打击,我差点被击溃。不过还是勉强挺了过来。她的袜子虽然是深绿色,但是袜底大部分都已经变成了黑色,那是泥垢和练功房里面地上泡沫的混合物,即有着泥垢的恶臭,又有着劣质泡沫的化学物质的味道,还散发着热气。非常刺鼻。

  「嘿嘿,小子,你今天是有福气了,小婷告诉我门今天要好好招待你,为此我可是特意准备了好几天呢,我们今天作为见面礼,就让你尝尝一种」新鲜的陈旧味道「这双袜子我可是连续穿了好几天呢,具体多长时间我都不记得了,在你来之前,我今天逛了一上午的街,还有我刚刚热过身,其实也没有什么,就是在跑步机上跑了5千米,给袜子鞋子加加热,我这新鲜出炉的鞋袜味道不错吧,你好好享用,当然这只是开胃小菜,后面还有更美味的在等着你。嘻嘻,你继续享用吧。尝尝另一只」

  「小玲,你这到开胃菜做的真不错,估计他已经沉醉在你的袜子里了,不过过了这么长时间也快凉了,味道扩散不少了,他差不多也尝够了,让他尝尝我的吧。」

  说着,她向我走了过来,在垫子上躺了下来,不过她没有脱下鞋子,而是用鞋子勾起我的下巴,虽然隔着一层鞋子,但是我依然能够闻到她白胶鞋里面臭袜的味道,十分浓厚,里面的热气从袜子透到胶鞋外面,纷纷被我吸入鼻孔里。我沉醉于这美味里。不过没过多长时间,她的脚就离开了,取而代之的是她强壮有力的双腿,她用双腿把我的脖子夹了起来,因为长期的武术训练,她长长的双腿比一般的女生更强壮,肌肉更多,也更有力量,她的双腿微微用力,我的脖子就赶到一阵压迫感,让我几乎无法呼吸,就在我快窒息的时候,她就松开了一点,让我喘口气,然后又继续用她强有力的双腿夹紧我的脖子。

  「嘿嘿,袜子的味道你已经都尝过了,现在就给你尝尝一个你还没吃过的。」说着就用双手把我的头部死死的按进她的裆部。里面散发出一种女人特有的味道,我禁受不住这种味道的打击,因为被按的太死,无法发出声音,只能哼哼着表示停止,「我讨厌你的声音,别出声!」,说着,她就随手把她的白胶鞋和里面不知穿了多久的棉袜脱了下来,拿在手里,另一只手把我的嘴掰开,把那只不知穿了多久的棉袜塞进嘴里,这样我就无法发出声音了,然后她把另一只袜子堵在我的鼻子上,用脚趾死死的夹住袜子和我的鼻孔,这样我就无法吸气了,「叫你出声!叫你出声!我不让你出声就不要出声!」在过了一段时间后,就在我已经双眼冒金星,视觉效果渐渐消失的时候,她踩把我的脚趾松开,然后再次把的我头部按在她的裆部。然后开始做起仰卧起坐,她做仰卧起坐的时候,里面不断的产生的热气和那种女人独特的气息强烈的冲击我的鼻腔,我不禁把头微微抬起,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,她发现我把头抬起来后,又用手狠狠的把我的头按了下去,直到我快窒息才松开点,这样我再也不敢抬起头了。只好默默忍受着她里面发出的味道。

  时间对我来说过的异常的漫长,我还是第一次尝到这么重口味的东西,在这种气味面前我已经失去了反抗,挣扎的念头,只是机械的呼吸着她下面的味道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终于松开了。就在她松开的那一刻我一头倒在了垫子上,大口大口的喘气,虽然她的棉袜依然在我的嘴里,我依然可以闻到她棉袜的那股刺鼻的味道,不过和她下面相比,已经淡很多了。

  不过给我呼吸的时间并不多,就在我渐渐清醒的时候,一只丝袜大脚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在我眼前的这一只脚要有38- 39的尺码,这对女生来说已经非常大了,她的脚掌足以覆盖我的脸,而且这只穿着丝袜的脚不知道已经运动了多长时间,而且她有着严重的汗脚,丝袜的底部已经给汗水洇湿了,上面的水滴可以随时的滴下来。袜底已经看不到应该有的肉色,都变成了灰黑。这样的一只丝袜大脚,离着我只有1- 2厘米的距离,给我一种莫名的压迫的感觉。我每次呼吸都能触摸到丝袜的味道。我惊喜而又恐慌着。

  袜底正对着我的脸,但是没有踩下去,故意和我的脸保持一段距离,她的脚趾不断地蠕动,使周围的空气都经过她袜子的过滤后才进入我的鼻腔,丝袜和棉袜不同,丝袜的味道是一种特殊的酸臭,特别是现在,这边的温度依然很高,丝袜脚在不透气的胶鞋里发酵后产生的气味会成倍的增加。

  就在我闭上眼睛等待着她的丝袜脚踩下来的时候,她却突然脱下了她的丝袜,一只手把我的嘴掰开,另一只手用力攥紧丝袜,把里面的脚汗挤压出来,滴进我的嘴里。她的脚汗非常的酸臭,而且咸咸的,在我舌头接触到她的脚汗的时候,我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,胃里翻滚着,我有种想把胃里面所有东西都吐出来的欲望。看到我难受的样子,她非常的享受,「我就知道你渴了,这可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饮料,你可要好好品尝啊。好喝吗?」我机械的点点头,不敢有丝毫的犹豫。「嘿嘿,我就知道你喜欢,我想喝,我再去给你准备。」

  天气很闷热潮湿,我隐约看到她脚上的汗水,她用丝袜把脚上的汗液搽干净,然后把袜跟塞进我的嘴里,把袜尖露出来,压在我鼻子下面,这样我就既可以品尝到她的脚汗,还可以呼吸到她丝袜酸臭的气息。她对此十分满意,「你知道吗,我小时候就是天生的汗脚,而且我爱运动,我的脚比大部分男生的都臭很多,我从小练武术的时候,不知道多少人败在了我的臭脚上,嘿嘿,我最喜欢的就是把你们男人的脸压在我的臭袜下,看他们向我求饶的样子。而且你知道吗,我最讨厌的就是洗袜子,我袜子至少穿一个星期以上才回洗,有时候我穿了一个月,在武术队比赛的时候,没有人敢和我打,都是乖乖的被我降伏,如果碰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,我会让他们好好的品尝一下我丝袜,玉足的美味,等他们享受够了再降伏他们。这双袜子我穿了快两个星期了,而且这几天军训,我都是把这丝袜穿在里面,今天也改洗洗了,既然你这么享受我的丝袜,那就给我用你的嘴洗洗好了。我去给你准备更新鲜的饮料,再我回来前,你可要给我的袜子洗好哦,不然,嘿嘿,那你就把它吃进去好了。」

  随后,就把丝袜塞进了我的嘴里,我先用唾液把丝袜阴湿,然后拼命的咀嚼,丝袜里面的脚汗臭,上面的泥垢以及长期不洗的胶皮的味道纷纷散发出来,盘旋在我的嘴里。她又把她的白胶鞋扣在我脸上,我呼吸了一段胶鞋里的恶臭后,她突然拿下了扣在我脸上的臭胶鞋,然后好好洗她的丝袜,她则是赤脚穿上了那双臭胶鞋,并在跑步机上开始跑步,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了,因为胶鞋根本不透气,她又有着一双非常爱出汗的大脚,在密不透风的胶鞋里会很快产生大量的脚汗,而且因为脚汗挥发不出去,又不会吸附在袜子上,只会在鞋里发酵,而且味道越来越浓厚,鞋里的恶臭和脚汗的味道也会被无限的放大,她回头坏笑着看着我,她的坏笑让我更加的惊恐,我知道这些都是留给我的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她下了跑步机,朝我走过来,然后一下子就坐在了我的肚子上,双脚分开放在我头的两侧。虽然她没有脱鞋,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她胶鞋里散发的恶臭和脚汗味。这种味道已经非常强烈,比棉袜和丝袜的味道又重了许多。我几乎不敢想,如果她把鞋脱下来会是怎样的一种味道。不过很快我就很清楚的了解了,随着她把她的胶鞋脱掉,分别扣在我的鼻子上,然后放在我头部的两边,我就被这种恶臭难闻的味道给缠绕主了,那恶臭就想是一条蛇一样,缠绕在我的鼻子上,让我想摆脱也摆脱不了,我越挣扎味道就变的越重。

  她把双脚压在我的鼻子上面,抽出了我嘴里面的丝袜,笑着对我说,「唉,我的汗脚还是这么重,跑了这么一会儿就出了这么多汗,这几天军训可把我累坏了,连洗脚就懒得洗了,既然你已经帮我洗了袜子,就再帮我洗洗脚吧。」我当时就愣住了,看到那散发着恶臭和带夹着脚汗的双脚,我真的害怕了,她见我没有任何反应,就微怒着说:「难道你不想?」说着就把一只脚直接插入我的嘴里,她插的很深,我开始咳嗽起来。然后她见我难受就把脚抽了出来。我害怕她再次把脚插进去,于是立刻说:「当然想!当然想!我不知道怎么洗,……」「唉你真是笨,用舌头舔啊!」

  我战战兢兢的伸出舌头,舔了一下她的脚掌,立刻就感受到了她的脚汗,那是一种咸咸的味道,因为脚汗蒸发而余留下的盐分。她的脚依然散发着让人很难忍受的恶臭,脚汗和肮脏胶皮的味道,但是这么长时间,我也渐渐的习惯这种味道,于是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舔她的脚部,并用嘴吸匀着她的脚趾,把她长时间未洗净的泥垢,脚汗和死皮纷纷吸匀了下来。

  这时她终于肯放开我了,我浑身上下想被抽干了一样,倒在了垫子上。


【完】